Susan疯子

溪高原 其一

动身之前,他去了母亲的坟头。

那座坟墓就在荒凉的半山腰上,已经被杂草完全掩盖住了,连石碑上的字迹也看不分明。等它重新被整理成一个像样的坟地,太阳已经挨上了地平线。他点上烛火,站起身看了看刚擦拭完的墓碑,有些遗憾不能重新填补剥落的字迹。

落日给天地打上了斜斜的橙光,到是让这块土地有了一些飘渺的温度。他靠在墓碑边上,远望着地平线,然后摸出一块饼,慢慢咀嚼起来。

夕阳沉得很快,黑夜快速地侵吞着天空。满月迟缓地攀爬上山头,但它终究没有来得太迟。他把额头抵在冰冷的石碑上——就像他童年时曾幻想过的那样——伴着一块墓碑和两点烛火坐在山的阴影里,安静地眺望远方银烁烁的大地。跳动的烛火给了他一些温度,让他露出了一个笑。

是我来得太迟了,他想,对不起啊。

烛火最后一缕青烟消散的时候,月光已经照亮了下山的路。走到半途,他还是回头望了望。那座坟墓突兀地存在于荒凉的半山腰上,被照得发亮。他又细细地看了一会。这会天地都安安静静的,让他蓦然生出一点欣慰来。他于是笑了笑,有些傻气地冲着山上挥了挥手,轻声道了声“再见”,这才走下山去。

这一次,他再没有回头了。